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郭德纲曹云金师徒互撕盘点相声界不为人知的

2019年05月04日 栏目:故事

郭德纲曹云金师徒互撕 盘点相声界不为人知的黑历史8月30日,郭德纲发布微博表示要清理门户,正式将曹云金、何云伟两人从德云社家谱中革除,自

郭德纲曹云金师徒互撕 盘点相声界不为人知的黑历史

8月30日,郭德纲发布微博表示要清理门户,正式将曹云金、何云伟两人从德云社家谱中革除,自此展开了郭德纲曹云金之间的互撕事件。其实郭德纲曹云金互撕并不是相声界的个例,接下来由郭德纲曹云金事件展开一起来看看相声界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黑历史吧。

一、曹云金手撕郭德纲:揭开郭德纲黑历史

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寡廉鲜耻,令人发指。这短短三十二个字,就是郭德纲在清理门户时,给曹云金与何云伟的全部评价。

郭德纲清理门户微博

今日,曹云金反击,发文指责郭德纲,站在道德至高点,旧事重提,混淆视听,炒作话题,塑造遭人背叛,心慈手软的完美形象,并指控郭德纲七宗罪:

①郭德纲撺掇大家骗徒弟学费②郭德纲勒令曹云金央视退赛惹怒央视③郭德纲让曹云金拍戏分文片酬不给④郭德纲骂春晚骂,还强制要求全团队骂姜昆⑤八月风波,郭德纲不守承诺,推曹云金出门⑥郭德纲借助舆论力量背后捅刀⑦生活中设置难题,曹云金演出受阻。

曹云金微博发长文历数郭德纲数宗罪

文章所说的二零一零年八月风波,即2010年8月,郭德纲的徒弟李鹤彪因别墅侵占公共绿地问题殴打北京台,风波停息后,郭德纲决定改德云社的家族制为企业制,即每个演员都需与德云社签订工作合同,而这份合同包括违约要赔偿100万、5年不得从事与相声相关的工作等条款(郭德纲曾否认有以上霸王条款)。

此外,卓伟转发力挺曹云金,并附言:(郭德纲)贪污公款是真,背叛恩师是真,每场演出给同道徒弟150是真,徒弟打夸徒弟民族英雄是真,给去世的北京台长送囍字也是真。

卓伟转发微博

其中,贪污公款暗指2006年的的票据作假传闻,有报道称,郭德纲启蒙老师称,1994年初,文化馆的会计发现,领导签字并由郭德纲经手的票据有问题,拿到公安机关鉴定后发现,几十张票据的领导签字涉嫌伪造。而后几项指控,早已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了。

曹云金在文章中还写道:我自认在任何公众场合,媒体面前,从没口出恶言,我没说过你一句不好,也没有抹黑过你的团队,可是我,却频频遭到无缘无故地抹黑与刁难。

我不想再保持沉默,是时候了该做个了结了。你说你要给留下的人一个交代,你这不是交代,是恐吓,你要告诉他们:你们要敢离开,也是这个结果,我可以轻易操纵舆论,让你们败名裂、不得翻身、万劫不复。你说你要夺回云字,抱歉,云不是你的,是德云社创始人张文顺先生给的。是张先生,把云字给了我。我会一直用下去。

郭德纲曹云金昔日同台

对此,有人批曹云金阴阳怪气,矫揉造作,忘恩负义。也有人指郭德纲太膨胀,江湖气太重,真以为自己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了。谁是谁非,一时间分不清楚。

相声界的家谱,即相声界的江湖。从清朝末年开始,相声师徒关系和行会观念绵延百年,为的就是庄严肃目,清灭不良之风,即所谓无规距不成方圆。电影《师父》中,从头到尾都是在讲规矩,做人有做人的规矩、武行有武行的规矩,而相声江湖也是如此。大到磕头拜师,清理门户,小到搭桌盘道,三节两寿,无一不是有详细规矩。

在相声界,一个相声演员可以有几个老师来教导,拜师却只能一个,而一旦被逐出师门,其他门户亦不可再将其收为门徒,也被相声行业公认为是违法乱纪、道德败坏、欺师灭祖、败坏门户之人。所以曹云金指责郭德纲,要将我们赶尽杀绝,致我们于死地。

曹云金微博

其实谁是谁非,大家心里都有个数。吵来吵去,无非为了各自的名和利。

现如今,说相声的和听相声的老人都知道,相声这个江湖只剩了虚壳,表面上假和气,私底下暗踢腿。这个虚壳背后,不仅互助互帮的江湖义气没了,还将追名逐利的江湖恶习遗留下来。纵观相声发展历史百年,徒弟打师傅的,师徒写大字报互相揭发的,地域门派斗争不休不止的,大有人在。

二、徐德亮:因50块钱与郭德纲撕破脸退社

2008年,德云社元老徐德亮在自己的博客上宣布,为了自己的生活,也为了王文林老先生多挣些钱,二人将退出德云社。随后,德云社创始人之一,徐德亮的师父张文顺认为,他的行为是为了钱,和自己一心传扬相声的初衷不合,因此要求徒弟张德武替他发表声明,表示从此与他没有关系,且不许他在艺名中用德这个字。自此,徐德亮成为德云社被逐出师门人。

徐德亮与王文林,已经退出德云社

与郭德纲称师兄弟的徐德亮北大毕业,是早期德云社的台柱子之一。按理说,徐德亮应该德云社的创始人,但是实际上,班主郭德纲并没有给予徐德亮这个地位与名分,而是一直作为一个打工者在德云社挣饭吃。同为德字辈,郭德纲已经富得流油时,徐德亮还要为自己的生活发愁,而徐德亮退社的声明倒也是相当直白,为了多挣些钱。

当时有传闻八卦说,郭德纲对事件的回应中说了句退出可以,不许乱说话,你们可是有录音在我手上的 这句满含威胁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徐德亮接受采访时说,本来打算和郭德纲好好谈的,谁知道郭一出口直接把话堵死了,上来就跟他说你是不是想自己单干啊,在那个情形下,徐德亮回答:那我就自己单干吧。

郭德纲

郭德纲出去接活、走穴,爱哪挣钱哪挣钱去,没关系,有我们几个给他看园子呢,我和王文林时的出场费是每场每人150元,我们已经是这个地位了,为什么一场多50元钱都不给涨呢?徐德亮这样说道。而他的搭档,王文林老先生也对薪酬这事儿相当不满。

对此,郭德纲一脸严肃地回应道,我只想说两句,我没赶他们走,他们生活很好,在这也赚了很多钱。我没有亏待任何人。德云社现在挣得并不少,像王先生一个月能拿五六千元的工资,外加一场商演他可能就能多挣七八千元。

郭德纲演出现场

当时,德云社的票友分为两拨,一拨支持二人退出德云社,称为钱退出不丢人,难道要为了德云社饿死自己吗?。另一拨人支持郭德纲,称顶梁柱卖票的都是郭德纲一人,挣多挣少,还不是观众说了算。跟今天曹云金与郭德纲的纷争,如出一辙。

但说到底,钱只是表面因素,艺术上的分歧,才是二人分道扬镳的根本原因。徐德亮文学素养德云社,他认为相声总是要有文学底蕴,要推崇文哏。他觉得郭德纲的相声低俗,三俗小包袱太多像A片儿,听着让人起腻。而郭则认为徐的相声是文字卖弄,基本功都不扎实,观众就是不喜欢。

郭德纲徐德亮握手

一个注重传统的传承,一个注重商业的价值,或许徐德亮退出德云社,对自己和郭德纲来说,都是的解脱。2009年,张文顺去世之际,郭德纲、徐德亮、王文林一同来哀悼,徐德亮跪倒在地,不断叩头,失声痛哭。被搀扶起来后,依然难以自制,流着泪与郭德纲握手,也算是世纪破冰大和解。

三、徒弟打师傅:侯宝林与马季文革中写大字报互批。

马季,原名马树槐,小时候是上海宏德织造厂的学徒,伺候师傅吃饭、睡觉,是马季每天的主要工作。喜爱相声的马季每逢公会联欢,便主动上台表演丑角,1956年是我人生转折关键的一年,当时被伯乐看上了。先是刘宝瑞老师,后来侯宝林先生也发现我了。一次休息的时候他把我叫来了,说你学相声吧,我教给你。这样,我就去了中国广播说唱团。马季在《鲁豫有约》节目录制中这样说。

1957年,师父侯宝林看到北京放映的匈牙利喜剧电影《牧鹅少年马季》,便跟他说,你这个马树槐呀,绕嘴。做个演员,应该名字起得响亮一点,干脆就叫马季。后来,马季在侯宝林与刘宝瑞等名师的教导下,联合创作相声,合作演出,一晃就是近10年。

马季、刘宝瑞、侯宝林

然而师徒间的情份在文革到来时戛然而止了,师徒二人都被扣上了反动的大帽子。批斗会上,侯宝林被厉声呵斥,问他《寸步难行》替蒋介石张目,是谁写的?回答:马季写的。《西方音乐》宣扬资本主义的奢靡,是谁写的?回答:马季写的反反复复四次,都是马季写的。

师父

于是马季被拉上来接受批斗时,非常生气,就开始批判候宝林的老封建,压迫自己不让跟别人学艺,还用手推了候宝林的肩头一下。推一下不要紧,传言跟着就来了,改革开放后不少人说,徒弟马季打了候宝林一巴掌。2006年,在《鲁豫有约》中采访马季,问他有无没有这事儿。马季不置可否,没有明确说没有也没说有。

在马季的自传《一生守候》中,马季坦承自己给侯宝林写过大字报,侯先生也给我写过,别人也写过,我也写过别人,要求写的,我也没有办法,但从来没出格,更没打过侯先生,侯先生是我的老师。

马季自传一生守候

1983年春晚,当时已经淡出舞台的侯宝林出场,指着马季说:大家都很熟悉,这是我的徒弟马季。这被看作是侯马关系的破冰,侯宝林临终前,还不忘嘱托马季,马季,相声的即兴发挥千万不能丢掉啊,它是咱们相声的主要技巧。

老一辈相声艺术家,到生命尽头还不忘传承相声精髓,在那个年代,他们用极具创意的相声表演给观众带来了欢声笑语,同时也受到了观众的尊进与喜爱,不论文革期间有过如何的羁绊,师徒情谊就在那里,不灭不息。

相声界

清朝末年,相声祖师爷朱少文创立相声时,以艺名穷不怕三字,在北京天桥摆摊出演。说文解字讲笑话,编戏讲戏唱生活,满腹文章穷不怕,五车史书落地贫,光绪二十年,慈禧太后封其为天桥八怪之首,并受到当时的文人的赞赏与歌颂。

马季生前曾说:我爱相声爱了一辈子,也恨相声队伍恨了一辈子。再看如今的追名逐利、纸醉金迷、与恶言恶语,真是师父不像师父,徒弟也不像徒弟,令人感叹,也令人唏嘘。不禁想问,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相声,还能在传承传统和商业化运作的激荡中,重振九十年代的相声辉煌吗?

相声也是一门艺术,学艺术的人应该有一颗善良普世的心,没想到师徒之间还有这样错综复杂的恩怨前尘。看来每一行都有内在的隐情,外行人就只能看热闹,希望郭德纲曹云金事件能够早日落下帷幕。

交通标线施工
金水电缆销售电话
工业货梯